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心灵家园,记录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一个不懂拒绝的人,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一个自卑懦弱的人,一个内心孤独的人,一个不愿添麻烦的人,一个有理还觉理亏的人,一个无原则宽容的人,一个善良的人……本人典型的理工科出身,写东西不是我所长,其实开博的目的很简单——说说心里话,向朋友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忧伤的门坎【转】   

2014-11-28 23:30:00|  分类: 博友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忆《忧伤的门坎》

忧伤是一道门坎。小时候,当我看见一个丧夫的女人,坐在门坎上哭泣,我仿佛看见了忧伤。我觉得那门坎很高,高得让我只能看见门外无边的黑暗,以及黑暗中暗流的迁徙。不过在黑暗中,我定下眼来,我看见了星星。它们像有生命,在暗流中跳跃、闪烁。我还看见,它们会陨落,像是要人伸手去接。我以为那是它们太思念故乡,它们要回去了。

我们邻居家的女人死了丈夫,一家人顿时就陷入了黑暗。只是没过多久,这家人发现,每天门坎上,都会有人放上东西。先是一把芥蓝,后来是一朵洋花菜,再后来是一个萝卜。总之这家人每天只要一打开门,就会看见门坎上放着很多东西。那时他们的脸上就会出现一种愕然。有一次,我竟然看见他们家的门坎上,还有人放了一袋上海的大白兔奶糖。

那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这些东西,帮助了这一家人,从绝望中度了过来。随后他们不停地去敲开每一家人的门,问这是谁所为?可每一家人都摇头。终于有一天,这个女人,带着三个半大的孩子,穿戴一新的来向所有的隔壁邻居道别。他们要回老家去了,他们是来感谢所有给过他们帮助的人。事实上,他们很想知道帮助过他们的人到底是谁?可他们说,他们一家曾轮流地守候在门后,想看看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来帮助他们?

可他们失望了,他们竟然没有看见过一个人。其实是很多的街坊邻居,也包括我的父母。可我问我的父母,他们却含糊其词,顾左右而言他。总之那忧伤的门坎上,从此不见了忧伤的一家人。多年后这一家人,竟然还来找曾经所有的邻居。当他们找到我的父母,我却发现,忧伤的门坎,已经被暗流中的星星磨平擦淡,剩下的却只是温暖了。

多年后,当我从忧伤的门坎看出去,我依然还是像从前一样,听到了哥哥黄昏时,倚在床上,吹出的口琴声。那琴声像流水一样,溢过了门坎,像是要去和晚霞见面。可我却看见了暮霭中的青山,令人惆怅。我无法忘却那口琴声,它们像一些丝织物,或者棉絮状,将我纠缠。多年前的那一幕,像是发生昨天,历历在目。

那是武斗打得最天昏地暗的时候,哥哥的一个同学,也是好朋友,为了去捡一颗子弹壳,被流弹击中。最后这个叫国强的同学,就这样眼睁睁地撒手人寰。那年他还不到十岁。他走的时候手里还紧紧地捏着那一颗刚捡到的子弹壳。那一天从白天到夜晚,我看见了忧伤的门坎,被他母亲的泪水溅湿。我以为是如瀑的大雨浸透,令人愁肠寸断。我记得国强的妈妈疯了一样在叫喊,为什么?为什么?

然而第二天,我看见,国强家的门坎上,放满了子弹壳。那是所有的小伙伴,包括我的哥哥。他们把凡是捡到的子弹壳,全都送给了国强。那些子弹壳参差不齐、高高矮矮、胖胖瘦瘦、大大小小,说是泪,不如说是少年的心。这些心,被残酷的现实放在门坎上,砍断剁碎。从此忧伤的门坎上,伤痕累累。

人到中年的我,现在早已不会觉得忧伤的门坎很高了。我常常发现忧伤其实就没有门坎,有时我甚至就站在忧伤的门坎上。我没有觉得风会随人意,也没有发现泪的衣裳会一直穿在身上。我只觉得天寒地冻之时,忧伤的门坎不一定会结冰,也不会一直是严寒。我始终看见门坎的缝隙,或侧里,会有绿色在躲藏。

我曾经少体校的一球友许,聪明安静,无论比赛还是训练之余,都会抱着哲学书看。十八岁时,参加高考,他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交大录取。只是他接到通知书的时候,已卧病在床。他得的是直肠癌。高考完的第二天,他发现解不出小便。到医院一看,吃了些药好了。可三天后,却又解不出了大便。最后一查才知是直肠癌,并且是晚期,已扩散。

然而没有人告诉他实情,大家只是默默地祝愿他赶快好起来。当他捧着录取通知书,心情是那样的愉悦,可以说是欢天喜地,从病床跑到走廊上,大声地叫喊,我考上大学了!他告诉每一个前来和他道别,准备去上大学的同学说,你们先走一步,等我好了,我就来会你们。

可是病魔却无情地夺走了他年青的生命。据说他始终是勇敢的,无论后来怎样的疼痛,可他从来没有叫喊过一声。即使是忍不住了,他也只是把被单撕成一条条的,握在手里。最后他是怀抱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走的。很多年来,每每一谈到他,我总是为他惋惜和感慨。

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的一天,我和从前的一个相处得很好的球友相聚,我们坐在一个宾馆的顶楼旋转餐厅。这个球友后来是考取了北京体育学院,后被分到一所大学任教。他告诉我,许当年接到的上海交大录取通知书,是他和另外几个球友伪造的。他说,你想许得了这个病,交大怎么还会录取他,后来是另一个也考上交大的球友,接到了录取通知书,他们几个照着做了一个,交到了许了手上。

旋转餐厅的速度旋转得很慢,像是停滞了一般。可我却感觉忧伤的门坎,却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急速旋转。我看着面前这个球友,一句话也说不出。我转过身想看看餐厅外,可我却发现,除了那道忧伤的门坎,我什么也没看见。这时球友却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那一刻我似乎又看见了暗流里的星星,再次像水一样,溅到了忧伤的门坎上。我俯拾即是。


 2014,11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