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心灵家园,记录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一个不懂拒绝的人,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一个自卑懦弱的人,一个内心孤独的人,一个不愿添麻烦的人,一个有理还觉理亏的人,一个无原则宽容的人,一个善良的人……本人典型的理工科出身,写东西不是我所长,其实开博的目的很简单——说说心里话,向朋友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那些事】春运记忆  

2012-01-11 15:37:14|  分类: 我的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会到春运的艰难是在石家庄上大学的时候,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铁路运输还没有现在发达,京九线还没有通车,北京到江西只有一条线可走,先走京广线,到株洲再转入浙赣线。

石家庄,这个距离北京和天津最近的省城,看起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优势,反而似乎成了遗忘的角落。以列车安排为例,很多列车始发站设在北京,石家庄很尴尬的成了经由站。石家庄回江西,仅有一趟由北京开往南昌的69次列车(没记错吧!春运记忆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这趟列车留下了我最深刻的春运记忆。与记忆相关的城市,除了石家庄,还有新余。因为吉安那时候还不通铁路,每次放假都是经由浙赣线上的新余站转乘长途汽车回家。

石家庄是经由站,预留的座位有限,能买到坐票的机会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完全等于零。甚至买一张站票都很难。每次接近放假,火车站都会选择一天来学校卖票。为排得一个靠前的位置,以便能优先买到一张珍贵的火车票,票源紧张地区的学生通常前一天晚上就到窗口排队,几个老乡轮流站队。事情往往不遂人愿,首先是车票数量有限,其次第二天一早售票人员到位开始售票时,排在后面的人便开始故意往前挤,队伍即刻乱成一团,通宵排队的成果化为乌有,这个时候拼的是身体。

经过一两次失败后,我们再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学校买票。到火车站成功买票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剩下的只有一条路——上车补票。

大一第一学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长时间远离家乡。期末考完最后一门,心早就在交卷那一刻飞回家里。这暂时还只是个梦想,此时不得不面临的严峻形势是,我和班里一位来自安福县(都是江西吉安地区)的同学都没有买到回家的车票。只有羡慕的看着买了当天晚上车票的同学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拿着行李跟着老乡离开寝室,消失在视线中。而我和我的老乡同学还在忐忑不安的等着第二天下午的到来,我们将在和他同一所高中师兄的带领下,按预定的路线直接进入站台,这条路线需要翻过一堵大约三米高的砖墙。这面临着翻墙时被巡查人员发现,上车时被列车员拒绝的双重风险。

也许是老天开眼,也许是我们铁道学院的学生证起了作用,我们三人竟然顺利的混上了火车。上车后,我们很自觉的去找列车员补了票,列车长给我们合开了一张票(一种类似于票据的手写票,补票好像都是这样吧!),这为后来的意外事件埋下了伏笔。自然是没有座位,车厢里也拥挤不堪,这种状况要维持28个小时。与混上车的意外惊喜和回家的极度渴望相比,这根本不值得一提。站累了就坐在自己的包上喘口气,旁边座位上的人离开时趁机坐到位置上舒服一下,有时候也厚着脸皮跟别人挤一挤……白天还好过,难熬的是晚上,不时有人走动,不得不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让出一个过道。

清早,火车便经过武汉,算是走了一大半的里程。车窗外典型的南方景色告诉我,家越来越近了!打起精神挺到下午就可以到新余站,基本上算是到家了。同学和他的师兄在萍乡下车,转乘另外的车去分宜,然后回安福。我跟他们是同一张票,也必须在萍乡下车,重新买一张到新余站的票。记得当时买的是一趟由京广转鹰厦线的慢车,到萍乡站停车时,由于人太多,竟然不开车门,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窗户爬了进去(幸亏我的身高大一第一个学期就从165cm蹿到173cm,爬窗户还有点优势)。这趟车与69次相比,明显的更挤更乱,我好不容易才在拥挤的人群中找到一块容身之所。

火车慢慢腾腾往前驶去,终于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新余站。我长舒一口气,拎着行李下了车,朝出站口的方向走去。出口位置有几个穿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在查票,我腾出一只手往口袋里找票,上衣左口袋,上衣右口袋,裤子左口袋,裤子右口袋……空空如也,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车票和钱包都不翼而飞。重新找了一遍,还是不见踪影!一定是刚才车上挤的时候被人下手了。

事已至此,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外走,毫无悬念的被工作人员带进办公室,尽管我极力解释,我的行李包还是没有逃过被翻了个底朝天。在翻看了我的学生证后,大概是看我一副纯洁无辜的学生模样,也确实是没有翻到能抵扣为车票的东西,几个工作人员经过商量后,最终决定把我放行。

新余到吉安看似不远,对身无分文的我却是漫长得难以逾越。我猛然想起表姐就在新余钢厂工作,这无异于一条救命稻草,我必须找到她才不至于流落街头。还好天色不算晚,我打算走路过去找表姐。就这样,我一路走一路问。傍晚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表姐,此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但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那天正好赶上表姐部门活动,第一次跟表姐坐了高级小车去饭店吃饭,柔软的坐垫几乎把我整个身体陷进去。与火车上的艰苦环境简直是天壤之别。饭后,表姐领我到新余最大的商场给我买了我生平最贵的一双鞋,也是我第一双旅游鞋,价格是98元,不知道在1993年算是什么水准。

晚上,我躺在床上,感觉床似乎还在晃动,耳边也回荡着火车车轮撞击铁轨的“咣当咣当”声……

第二天,表姐帮我买好回吉安的汽车票,把我送上车,并塞给我一些零花钱。随后又马不停蹄的从吉安乘轮渡到家乡小镇,步行两公里回到魂牵梦绕的小村庄。全家人为我顺利归来感到高兴,更为我长高一大截感到惊喜。

就这样,我结束了第一次难忘的春运之旅。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