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心灵家园,记录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一个不懂拒绝的人,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一个自卑懦弱的人,一个内心孤独的人,一个不愿添麻烦的人,一个有理还觉理亏的人,一个无原则宽容的人,一个善良的人……本人典型的理工科出身,写东西不是我所长,其实开博的目的很简单——说说心里话,向朋友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2012-01-30 09:01:22|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这些天家里的气温一直低于5度,我还是每天早上七点多就起床。除了早就不习惯睡懒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在村庄周围走走,顺便拍几张照片记录她的变化。天气不给力,不是下雪就是阴雨天,光线不好,以记录生活为主要目的,凑合着看吧!下面大家就跟随我的脚步,一起来回忆童年!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这条泥泞的小路,是通往村后那座小山包的必经之路。
左手边是犁耙翻过的地,右手边是葡萄种植园。
孩提时代,天刚蒙蒙亮,我和村里的伙伴都要牵着自家的牛到山上放牧。
上学的日子,为防止牛乱跑,要找一块水草丰富的地方,
把牵牛绳用木桩固定在地上,放学回家再把牛牵回来。
到了假期,便自由放牧,不再把牛拴上。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过了这条水渠,便离小山包更近了一步。
这条水渠是沿途十多公里成千上万亩耕地的输水大动脉,将上游水库的水引来灌溉。
曾经在眼里不可逾越的水渠,如今看起来却很窄。
渠道两侧长满了杂草,这曾是农家最钟情的燃料。
农闲时节,勤劳的家庭主妇和女孩们纷纷从家里拿出镰刀,割下来晒干,然后打成捆。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这些湿地松大约是在我七八岁时候栽下的。
二十多年过去了,树长大了,并开始采割松油。
我也离开了家乡,到南方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曾经眼里不算矮的山包,现在看来就像是平地,是我长大了长高了吧!
 这条布满砂石的“山”中小路,无数次不小心在这里把脚趾头磕得血肉模糊,甚至掉了趾甲盖。
甚至有一次,我坐在板车上,比我大两岁的在前面哥哥拉着。
因为路面不平,速度太快,板车翻了,把我压在下面,额头撞了很长一道口子。
于是,我有一半脚趾头没有正常的指甲盖。
于是,我额头上有一道不短的疤痕。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路西侧的小山包比东侧的高一点,山包一角还繁茂的长着那时候就长着的蕨类植物。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爬上西侧小山包顶,往西望去,发现山脚下多了一排房舍。

往北望去,远处的山脚下也有零星几栋房舍。

母亲告诉我,那是村里的养殖户的养殖场。

他们在那里养鸡、养羊、养猪,每年收入有十几万呢!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时候不早了,打算返回,发现松土里长了霜凌。
很多年没见过霜凌了,于是赶紧拍下来……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路边发现金樱子,果实已经成熟。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田野间穿过。
这口池塘,曾经是我家的,还在里面捞过鱼呢!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成片的葡萄园,从村边延伸到山包脚下。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这丘种下油菜的田,曾经是我家的。

后来我们姐弟几个陆续考出去,重新分配土地,便分给了别家。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跨越水渠的简易混凝土板桥,一侧供灌溉之用。
还记得大约是三四岁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学。
某天我要经过小桥去找在地里干活的妈妈,
村里一个大孩子(按辈分叫他爷爷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把我拦在桥上,
让我算数才能过去,1+1=2,2+2=4,4+4=8……
一直到三位数,我竟能对答如流。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石板桥的远处,是我们的村庄。(东面)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这片杂草丛生的地方,原来是我家的菜园;

长满灌木的那片,是一个小土包,以前有两棵大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

传说这个地方有眼镜蛇等毒蛇,也确实在那里看见过被人打死的蛇尸体。

现在,这个土包和这里的蛇还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从菜园回来的石板桥,多雨的农忙季节,没少在那里滑倒过。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一路上看到不少熟悉又陌生的野草,在凛冽的寒风中绿意盎然。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上学的那条路,这是往村庄的方向拍的。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上学的那条路,这是往学校的方向拍的。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留在村里的人越来越少,人们习惯在房前屋后开辟一小块地种菜,

便于管理,这种远离村庄的菜园已不多见

四周插木槿等可插活植物作为围栏,再留一个入口,这是一个典型的菜园。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兜了一个大圈,边走边拍,大约花了40分钟时间。

看到两棵熟悉的大樟树吗?与我家后门斜对着。

注意到这户与我家隔了一栋房子的邻居门口的对联了吧!

蓝色对联,代表过去一年家里有人去世。

是一个老太太,按辈分我要叫她曾祖母,2011年正月初四走的,活了102岁。

回乡随拍-童年的足迹 - 土木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两棵参天大樟树下,曾经是我们的乐园;

树上有长满毛刺的“野蚕”,它们以樟树叶作为食物。

遇到灾年,树叶被啃得千疮百孔。我可以一个手攥满五六只呢!

野蚕长大了,剖开肚子,把蚕丝往米酒里一泡,就可以拉出丝来。

树上还有很多鸟类,以八哥居多,还有喜鹊和猫头鹰。

经常有不慎落地的幼鸟,便成了我们的玩具。

后来,树上的鸟慢慢少了起来,“野蚕”却多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