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心灵家园,记录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一个不懂拒绝的人,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一个自卑懦弱的人,一个内心孤独的人,一个不愿添麻烦的人,一个有理还觉理亏的人,一个无原则宽容的人,一个善良的人……本人典型的理工科出身,写东西不是我所长,其实开博的目的很简单——说说心里话,向朋友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老屋  

2010-11-04 10:33:26|  分类: 乡村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屋在村庄的南面,老屋的南面是村里的农田和一群小山包。老屋的大门前,原本是一排房子,后来房主人建了新房,拆了旧房,便成了一块空地。老屋的后门,对着两棵参天大樟树,乡亲们从田间劳作归来,总要停下脚步歇息片刻,给老屋增添了不少人气。

老屋是上个世纪60年代在爷爷手上建的。老屋在建起来的时候,应该算是村里最气派的房子之一吧!大青砖瓦房,四个角还有飞檐。爷爷是个遗腹子,曾祖父早年参加革命不幸牺牲,剩下曾祖母和爷爷相依为命。听奶奶说,爷爷节俭惯了,宁愿自己受累,也舍不得花工钱。砖、石灰和木头都是爷爷靠双肩,一担一担从几十里以外挑回来的。修建的时候,我的表叔—爷爷的外甥也跟着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这是我亲耳听表叔说的。爷爷去世的早,奶奶在世的时候,表叔每年都要来拜年,每次拜年都要跟奶奶唠起这些往事。表叔是个刚强的男人,想起那个为老屋积劳成疾的逝者,想起与逝者的深厚感情,睹物思人,也免不了潸然泪下。

老屋的前厅和后厅两侧是卧室,外墙由青砖砌成,内墙和阁楼都是用木板隔离而成。阁楼上有粮仓、油罐,农闲时还放些农具,绝大多数空间还是用来堆放茅草等杂物。节日期间留宿的客人多的时候,便在楼板上垫一层稻草,再铺一层草席,想要铺多大就铺多大,再多的人都能住下。大人们总是把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住的床铺让给年长的亲戚,我们几个孩子则和其他年轻的客人到阁楼上住,这正合我们的意,阁楼成了我们一群半大孩子的天地。屋里与屋顶之间隔着一层阁楼,因而冬暖夏凉。

老屋历经岁月的风吹雨打,外墙日渐斑驳,在那些新建的钢筋水泥房子面前,显得有些破败不堪。可父亲不舍得盖新房,他和母亲把攒下来的钱都存下来,用在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的学业上。父亲母亲供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读书花了不少钱,用舅舅的话说,每次开学都要卖掉卖几口猪。精明能干的父亲自有办法,他把外墙涂了一层水泥砂浆,又把室内的木板上了油漆,还把厅里地板铺上了水泥,房间地板铺了瓷砖。虽不能和宽敞明亮的钢筋水泥建的新式房子比,但老屋的确焕发出了新的生机,亮堂了许多。

老屋从新房变成旧房,住在老屋的人也越来越少。曾祖母去世,姑姑出嫁,爷爷去世,兄弟姐妹几个外出求学,奶奶去世……最近几年父亲和母亲常住广东,老屋就这样常年紧锁大门,留下厅台上挂着的那个钟摆停下来的座钟,还有爷爷奶奶的遗像,默默的守候。只有到春节将近,父母返乡过年的时候,老屋才重新有了生机。我想起小时候,奶奶坐在大门口做针线活的时候,曾经对我说:小崽哩(奶奶对我的昵称,小是小名,崽哩是宝宝的意思),以后我不在了,家里没人看门,你们回来的时候记得在门轴处洒点水,门开起来就会容易些。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把奶奶的话记在心里。奶奶的话如今成了现实,回家的时候,我会照着奶奶说的去做。

老屋就这样默默的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老屋也把自己的影像深深的刻在从这里走出来的每个人心里。

多少次,我又梦见奶奶,梦回老屋。

 

 

附几张老屋的图片吧!

老屋 - 江西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靠近镜头这边是父亲拆除原来的土坯厨房和猪圈,重新建的砖瓦厨房和茅草间,以及猪圈。

远离镜头的就是老屋,外墙下半部分涂了水泥砂浆。

茅草间和老屋之间是院落,可以看到一棵树吧,这就是前面一篇文字里的那棵柚子树!

左上角就是后门对着的古樟树树枝。

茅草间和老屋离地几米的地方都有一个比较高的开口,那不是窗户,而是阁楼的门,茅草等物就是从这个出入口进进出出,用吊钩运送。

阁楼与底层的隔板位置基本上与出入口底平齐,阁楼的门一般设在后厅那边。前厅是主厅,层高较后厅高一米左右,这就是阁楼的门设在后厅那边的原因。

老屋 - 江西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老屋的厅堂,是那年回乡办酒时拍下的。

厅台中央是香炉,还有一面镜子。右侧是爷爷奶奶的遗像。对联,还有“五好家庭户”的牌匾。那个有喜鹊图案的花瓶可能是老屋竣工时,亲戚送的,不过农村没有这种插花的闲情逸致,倒是经常会在里面放一些零碎的东西。

有点疑惑,老座钟在哪呢?应该是在厅台另外一侧了。

右边开着的门连通后厅,圆形的是木材立柱,墙体也是木板隔离的,以前是原木色,后来父亲请人漆成现在这个颜色了。木料应该是杉木。

老屋 - 江西老表 - 继续走 继续失去

两棵枝繁叶茂的古樟树,对着我家的后门。

树下原来拴了耕牛,没有野草。现在农村种地的人少了,养牛的也不多,很少再有人往树底下拴牛,于是长了野草。

远处,是小山包和田野,山包上种满了马尾松。记得是我读小学时候种下的。已经20多年了,绿化工程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效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